中小学美育:多元形态中美术馆何为--书画--艺高

admin    

原标题:多元形态中美术馆何为

武汉美术馆暑期公教活动现场

开学了,中小学生纷纷回到了校园。在他们暑期的难忘经历中,参观美术馆和其中的互动教育项目,也许能排得上号。记者发现,在北京的很多美术馆、博物馆,专程来参观展览的孩子越来越多。在强调素质教育的今天,除了传统的专业培训班、借鉴西方理念的儿童艺术机构,美术馆也通过与中小学合作开发公共教育项目等形式,逐渐成为特殊的教育机构,受到越来越多家长和孩子的青睐。

然而这种情形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与二三线城市或小城镇还是有所区别。在后者,美术馆的美育功能远远没有达到应有的影响力和辐射范围,少年儿童的参与度也并不理想。一线城市的大美术馆有哪些做法值得推广,是否具有可复制性?二三线城市的美术馆公共教育做了哪些努力?记者采访了部分国家重点美术馆公共教育负责人以及基层美术馆负责人,不妨听听他们的探寻之道。

形式多 差异大

美术馆公教活动大小有别

刚刚结束的这个暑假,各地美术馆都推出了丰富多彩的儿童教育活动。在这些看似大同小异的活动背后,却体现着各美术馆不同的探索和努力。

中国美术馆举办了“2016系列跨界体验夏令营”,与北京多家专业艺术机构合作,给孩子们奉上了4场各具特色的艺术活动。武汉美术馆针对5至12岁的儿童举办了“暑期系列活动·美艺夏第五季”,其主题为中国非遗文化传承,教孩子们用碎布、油水分离、剪纸等方式来了解编钟、扎染、剪纸等中国传统文化。江苏省美术馆通过播放《哪吒闹海》等传统经典动画片,希望在启蒙儿童以外,家长也能够回味他们儿时的乐趣。

除国家重点美术馆外,各地中小美术馆也推出了许多活动。桂林美术馆在暑期举办了青少年儿童绘画、书法培训班,并特意将重要展览集中在七八月展出,方便孩子和家长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深入感受艺术氛围。厦门中华儿女美术馆开展了家长美育沙龙系列活动,邀请家长和孩子一起参与亲子美育,开展艺术审美教育课程和艺术体验工作坊等。大连中山美术馆除举办专场导览、艺术沙龙、小记者问答和手机摄影大赛外,还专门推出了电影周,通过播放《大闹天宫》等动画影片,为小朋友讲解水墨画知识。莞城美术馆组织了30位小学生担任“小小讲解员”,负责暑期“展览进校园”的讲解工作,让他们在学与讲的互动中逐步培养良好的艺术素养。

从以上活动可以看出,一线城市的重点美术馆活动主题更为明确,内容广泛,形式多样,有更多的文化内涵。地方中小美术馆则各具特色,各有千秋。“国家重点美术馆及省级大馆在人力、资金、资源等方面都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这背后是更好的人才配备和更多的资金注入,再加之本身具有较大的行业影响力。”桂林美术馆馆长龙建忠说。

只是在种种优势之外,即使是国家级美术馆在开展公教活动时也依然受到制约。中国美术馆公共教育部副主任庞桂馨说,组织一场青少年公共教育活动,从策划、实施到活动现场都需要人手保障,尤其需要懂得美术馆、博物馆运作以及教育理念、方式的专业工作者。“中国美术馆暑期所开展的跨界夏令营虽然只有4场,但涉及的相关工作人员有二三十人,而我们公共教育部只有7人。由于人力匮乏,美术馆能够提供的公教活动数量还远远满足不了社会需求。”庞桂馨说。

走出去 引进来

馆校合作日渐紧密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美术馆开始与中小学合作开展公共教育,美术馆充足的艺术资源、良好的艺术氛围成为学校课外艺术教育的补充。在采访中,有馆长提议应该将参观美术馆活动纳入中小学包括幼儿园每学期的美术教育课程。如此,美术馆在少儿美育中所起到的作用会得到质的提升。

记者从中国美术馆公共教育部了解到,该馆近两年与中小学合作较多,如其知名的“艺术的圣殿 文明的传递”主题活动,让孩子们了解中外一流的美术殿堂,了解中国美术馆的历史沿革、藏品特点及进行藏品赏析等,同时还着重培养孩子们走进博物馆、美术馆的礼仪。该馆还针对北京市中小学美术教师开展了深挖美术馆教育资源的观摩课、示范课及研讨活动,希望通过老师把更多艺术知识理念传递给孩子们。

除了组织看展、临摹和学习,主动出击和“走出去”也使很多美术馆更接地气。浙江美术馆2014年增设的品牌项目“艺游乡里”推出了“艺术教室”系列项目,他们深入乡村小学,不仅对美术教室进行主题改造,并带去优质的教学课程和美术书籍。2015年,其推出的“重返乡村的视野:乡村艺术公开课”特别计划,通过寻访来自10个艺术门类的50位浙江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并招募高校艺术专业研究生、博士生作为实习策划,与传承人共同开发公开课课件,在20家浙江乡村文化礼堂开设了一系列针对当地青少年的艺术公开课,并开展“利用乡村文化礼堂推广特色美术教育活动的可行性”报告调研,为进一步开展乡村艺术教育提供有力参考。莞城美术馆也已连续两年借助东莞是韶关对口帮扶城市这一机会,通过“艺术夏令营”活动将优秀的展览和优质的美术资源送到韶关、南雄的3所山区小学。通过“莞韶牵手绘梦想”这一主题,带领东莞的小学生进入韶关山区小学,为贫困山区学校带去藏书票美术课、藏书票制作体验课等,两地学生一起上美术课的活动效果突出,受到两地师生和市民的高度好评。

除此之外,美术馆也开始专门为学生策划展览以调动他们的热情。如武汉美术馆的“萌芽儿童美术作品展”,至今已举办七届,征稿范围扩大到了全国。石家庄美术馆也联合石家庄市教育局共同举办了“童梦童画——石家庄市青少年儿童美术作品展”,征集3至18岁青少年儿童原创的绘画、书法篆刻、设计、立体造型(雕塑、手工)等形式的美术作品,吸引了近万家单位及家庭参与,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美术馆的公共教育应成为青少年接受文化传统和艺术熏陶的有效手段,成为与学校美术教育相辅相成的重要内容。美术馆应该与中小学建立长效的美育机制,与学校共同推进学生的美育工作。一方面,美术馆要重视与学校老师、学生家长之间的沟通与联系,促成美术馆与学校、美术馆与家庭、学校与家庭之间美术教育链的形成,并从青少年的特性出发,从美术馆的环境出发,激发学生的学习欲望,培养学生的美术兴趣。另一方面,作为美术馆的公共教育人员,不仅要有扎实的美术知识、美术馆知识,同时也要特别注重对青少年教育、青少年心理的研究和探讨。”常熟美术馆馆长吴文雄说。

厦门中华儿女美术馆公共教育部主任罗鸿泰认为,美术馆要结合学校美术教育的需求,创新探索美术教的实验性与多元化,为中小学生美术教育的新方向做出创造性尝试,“在形式上拓展美术教育的新空间,在内容上突破以往美术教育的概念与范畴”。

发挥优势 联合高校

中小美术馆探寻发展之路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中小城市的美术馆在人力、教师资源、宣传影响等方面与运作成熟的大馆仍有不少差距,其公教活动从理念到内容形式均有向一线城市美术馆学习的地方,但也蕴含着巨大潜力。“中小城市的美术馆规模有限,在管理和运行上更为灵活多变,可以通过自身地域的特色来构建本馆的公教活动,让人们能够切身感受到本城市的历史和未来发展。”龙建忠说。

常熟美术馆是县级美术馆,馆长吴文雄表示:“美术馆公共教育的规划和实施需要从中小型城市的实际出发,对目标人群的结构特性、美术资源的优势劣势、公教手段的类型特点乃至项目的地域特色等都要进行更深入地研究和挖掘,从而找到一套适合自身的可持续发展路径。”大连中山美术馆副馆长程亮同样认为,中小美术馆必须要放开眼界和思路,多向大馆学习,但不应盲目模仿,而是要结合自身特色、能力及优势,有的放矢。

面对公教活动缺乏教师资源的现状,多家美术馆负责人均提到了与高校合作共赢的办法。“武汉美术馆和武汉市各大高校联系紧密,双方的资源可以优势互补。美术馆的公共教育活动,无论是临摹、手工,还是单纯的讲座宣传都需要相关人才,而这类人才资源目前还比较缺乏。和高校合作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解和补充美术馆在这方面的不足。”武汉美术馆教育推广部蓝天介绍,美术馆自己培养数量众多的讲师是不现实的,美术馆和高校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美术馆为高校提供优质的展览及艺术实践机会,而高校可为美术馆提供丰富的教师资源,可谓一举两得。据龙建忠介绍,桂林美术馆也与桂林三所高校签订了培训基地协议,深入山区、老少边穷地区进行成人艺术培训,定期在馆内或馆外举办公益教学讲座。

庞桂馨建议,地方美术馆也应积极深挖藏品资源,以藏品为依托策划活动。无论城市大小,其所处的地缘一定有其自身的特色和方向,不要盲目做一些泛泛的宣传活动。每个馆、每个地域都有自己的艺术资源链,自然会形成不同风格。除此之外,美术馆的艺术家资源是一个独特优势,可以让地方艺术家参与到公共教育活动中,举办如“艺术家教我来创作”“艺术家带你看展览”等相关活动。

江苏省美术馆副馆长金田建议,大城市的艺术资源丰富,美术教育机构、人才资源集中,可以发挥带动作用,到基层做一些比较专业的讲座与巡展,也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了地方美术馆资源不足的问题。而地方美术馆应更多地开展一些群众性的美术普及活动,尽可能把公众吸引进美术馆。公共教育提升的前提是美术馆有足够优秀的资源、有好的展览,能增强美术馆在社会上的影响力,才能吸引更多的人主动到美术馆来,这才是公共教育能够持续健康发展的关键性前提。(本报记者 高素娜 实习生 王帆)

   赞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