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学院重要的功能是文脉的传承

admin    

来源:新快报

  文/殷双喜 

  大家知道现在是一个数量的时代,到处都是讲产量,讲数量。但是油画作为一个几百年的古典艺术,传入中国一百多年,它已经很好地完成了在新中国的普及和传播工作,当下最重要的是提高中国油画的品质。现在学生报考美术学院,油画系仍然是第一大系,学生们考前学习的基础如素描、写生,也是油画带来的西方模式,并且扩展到中国画的教学,也就是说中国的美术学院的基本教学模式和语言框架都是油画带过来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美术学院的历史任务就非常重要,早些年教育扩招,艺术院校也扩招,像八大美院中上万人的学校就有好几个,在今天这种扩招热过去以后,报考人数下降了,整个艺术也应该考虑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内在品质,真正地深入了解油画这个画种的特点。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过去几十年来我们对待油画,从文化上来说,在某种意义上有一种工具性的利用,认为它是一种宣传手段,是服务于时代的需求的。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会把主题和思想放在第一位,这就会带来“主题先行”。但是油画有许多自身特殊的品质要求和语言要求,如果侧重于画面的通俗易懂和好看,社会上大多数人喜爱,可以理解。但是作为美术学院,它是一种文脉的传承,如果美术学院在这方面不进行研究,老一代油画家深入研究几十年积累的东西,就不能很好地一代一代继承和传播下去,我们的油画可能会在发展的过程中慢慢地含金量越来越少,如同今天的一个流行说法——注水,这是今天油画教育在量的扩张中间特别值得注意的。学油画的人越来越多,但是真正画得好的油画家不因为扩招而有量的增加,在学校里这种优秀的学生还是少数,在这方面即使是从一种优秀的文明传承角度来看,我们也应该对油画的品质加强研究,学院重要的功能就是人类文明的传承积累,没有这个谈不上发展。

  我感觉中国油画当下在创作上有一个变化,过去只有写实性主题画一个系统,今天的油画随着视野的扩展,教师出国考察,我们会看到20世纪现代艺术发展给油画带来的影响。所以靳尚谊先生讲,中国油画要补现代主义的课。一方面我们要加强对古典油画的研究,另一方面也要对油画的现代转型有一个认识,所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最近成立了第五工作室,请孟禄丁先生回来,就是要开展关于现代油画的研究。我觉得这个是不矛盾的,应该是齐头并进,对古典理解得越深,对现代才能够有更好的认识。现代艺术不是哗众取宠,不是形式主义,它仍然反映了现代人的一种价值观。所以我希望在今后的油画展览中,我们一方面继续重视古典的艺术、写实的艺术,另一方面对油画的现代形态、现代转型给予更多的研究和重视。

   赞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