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的尤伦斯时代

admin    

来源:新浪收藏

  文/贾廷峰

  新春伊始,乍暖还寒。习惯于‘一年之计在于春’的人们已斗志昂扬开始畅想其宏伟的新年度计划。尤其是切身感受过2010年艺术品市场全线飙红的艺术从业者们,更是踌躇满志,希望再创艺术领域的新高神话。然而事孰非愿,美好的期待被一个残酷的事实击的粉碎:尤伦斯的抽身离去诸多讨论的话题,一时间似乎关系到中国当代艺术及其市场的命运,使得国人这根本来就很脆弱敏感的神经再一次受到极限震动。面对这样的现象,在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转型过程中,中国当代艺术及其市场不得不面临一个重新的选择:艺术及其市场应该怎么走下去?

  在中国大陆,只要一提起当代艺术就想到798,一进入798就立马想到尤伦斯艺术中心,这几乎是所有从事或热衷艺术人们的一个本能反应。2007年11月在北京798创立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几乎是中国当代艺术的领跑者。中心经常举办各类高质量的大型展览等艺术活动,由于大规模的收购和操盘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使得尤伦斯夫妇一举成为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最多的外国藏家之一。其艺术品收藏大鳄的身份和举足轻重的艺术影响力颇有形成一股能左右中国当代艺术存在状态的潜势力。由此可见,坐拥尤伦斯艺术中心的比利时人尤伦斯在中国当代艺术领域所拥有的卓越地位,显得牛气十足。

  2011年新春刚过,人们还普遍沉浸于节日的气氛里,对艺术市场在新的一年里依然充满了坚定的信心。尤伦斯撤离中国的消息犹如重磅炸弹将这种这一美好氛围击得粉碎:最近尤伦斯把近150件当代艺术藏品委托香港苏富比、北京保利的拍卖公司代为出售,随后将择机抛出手中剩余的1000余件中国艺术品。并且把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将转手给有意长期合作的伙伴,抽身脱离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这一机构,言说另谋出处。这一消息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要将低廉价格买进的中国当代艺术品,以较高的市场价格返售于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这烫手的山芋让对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依然怀抱幻想的投机者幼稚而可笑地买下了天价的一单。尤伦斯借此套取巨大利润的后果便是让初涉足市场的中国当代艺术犹如吃了青果,苦涩得无法言说。

  想当年的尤伦斯,高举着艺术基金会的大旗,夹着雄厚资本的霸气呼啸着杀进中国,高调打着非盈利的旗号进行当代艺术的市场推广,扶植培育了一批批当代艺术家,大量地吃进在当时市场很有争议的当代作品,有计划地拿下了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很大一部分份额,为其尤氏艺术帝国奠定了充足的市场评判价值体系及其话语权的坚实基础。

  尤伦斯的近日举动之所以使得中国当代艺术界感到震惊,何以在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不断蓬勃发展的时候却大逆其道地考虑‘撤离’?我们静下心来仔细分析了造成他撤离的原因,不外乎有这么几个因素制约了他。首先是当今的中国当代艺术及市场发展到今天,尤氏赚得盆满钵溢之后已无再大的利益可捞,最终促使他做出撤离艺术市场的决断。至90年代以来,尤伦斯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与市场形成的过程中,以大包大揽的气概在市场运作的初期就不断建立起了自己的价值评判体系与评价标准,并在此基础上形成具有决定地位的话语权,形成了具有专属特色的尤伦斯艺术投资商业帝国的模式,有了一种君临天下的大包揽气势,在中国当代艺术及市场起到了风向标的作用。这一点就使初涉当代艺术领域的中国艺术家们,不知不觉地陷入了一个预先设定的一个发展模式,自觉地按照其圈定的范围埋头制作了一大批作品,再由尤氏机构很有姿态地挑选打包逐一回收,如此反复的运作方式就奠定了唯尤伦斯马首是瞻的市场风气。其次在中国这个刚刚开始发育还未成型的当代艺术市场中,作为艺术资本投资的唯一目标就是追求资本利益最大化。尤伦斯令人值得佩服的勇气就是凭其先知先觉的敏锐,依仗庞大的商业资本做后盾,冒敢于承担风险的进取精神,一头扎进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抢占了先机。并将主要精力放在中国当代艺术家及其市场的培育上,自然可以想象他的收益何等丰厚,前景何等乐观。尤氏所收藏的艺术作品的数量在市场份额上可谓是举足轻重,庞大的收藏量为其奠定了驾驭市场,左右行情的基础,以此足可以傲视群雄。最后是中国当代艺术及其市场发展到现在阶段,由于以上的原因,还不可能摆脱对尤伦斯大包揽的手段形成的强大气场所产生的过分依赖性,处处以此马首是瞻以期达到自己的艺术目的,而不主动积极地从事艺术创作,而是按照既有的艳俗、卡通、波普、观念等思维模式禁锢了自己的创作思路,这种蜂拥而上的跟风形式导致了自身的创作盲点,从而创作意识进入低迷阶段。因此对尤伦斯的抽身而退感到极大地失落与绝望,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及其市场就要失去经济支撑,玩完了。

  尤伦斯本人说想花费更多时间在尼泊尔的慈善教育事业上及印度当代艺术家身上,不想在一个方向上花费太大的精力了,这句话也不假。目前印度的当代艺术已经在国际艺术市场迅速崛起,确实已引起世界重要藏家的关注。尤伦斯抛售艺术品,其艺术中心的易帜换将,战略目标的转移等等这些所为其实也是艺术资本最为本质和最为自然的一种行为反应。现在尤伦斯的看似一个极商业的举动,却大大刺激了人们本来就很敏感很脆弱的神经。在我们看来,谁在利益的驱使下也都可能这样做。谁也难以阻止艺术资本的步伐,该来的总也挡不住,该走的跪求也留不来。目前受经融危机影响下的欧洲,经济依然处在低谷状态,复苏还有待时日,尤伦斯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了金融危机的影响。而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也推动了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使其价格处在稳中有升的现状。有了这样的实际情况,更多还是出于经济的考虑,使尤伦斯做出了大量抛售艺术品来维持资金平衡运作的措施。在当年的尤伦斯购买这些艺术品时,与今天有着天壤之别的价格差异,低价买进高价售出,一进一出这中间的巨大利润十分吻合商业运作规律,毕竟尤伦斯也是个商人,当然会明白抓住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文化价值的趋向以及艺术品资本市场的兴起,中华文化的认同感进一步增强,尤其是北京作为世界文化中心之一的地位正在凸显。新的文化体系与市场模式不断建立,对现状的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建构起到了一些巅覆作用,如果这一新的建构一旦完成,新的价值评判标准就会建立起来,这时,市场价格体系就会随着新的标准而变动。使之艺术品市场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在巨大消费力的推动下,中国艺术品资本力量的壮大,已经使这个前无敌手的尤伦斯感到了本土力量在艺术品评判标准与话语权的核心竞争力正在逐渐增强,所以此时的尤伦斯有了今天的这个决策就更显得自然而然。而在印度,恰恰是出现了正如他当年来中国建立他们这种模式的最佳机遇,具有广阔国际活动能力的尤伦斯不难抓住其中的玄机,怎么做自然就心中有谱了。在新的标准及价格体系尚在孕育之时,原有的中国当代艺术格局还延续并存着,因为中国的艺术市场已经日渐成熟,有了相当一批固定的藏家,他们投进了资金也必然会维护这个市场的运转,保持着固有的市场价格体系。这时抽身,可能是可控风险最小的一个时机。

  尤伦斯的撤退,对西方及国内当代艺术投资肯定会造成负面性的连环冲击。但这并非一件坏事,它意味着西方资本试图抢占中国当代艺术资源和话语权的可能性陷入‘机关算尽’的尴尬局面。当然,这一处境不是由于中国当代艺术创作和艺术投资群体真正的强劲崛起,相反却是中国自身的艺术精神的疲软和不规范的市场操作制度,过度的追捧与迎奉不思上进所造成的。中国当代艺术创作最缺乏的就是原创性不够,最致命的制约就是浮躁功利盲从,这与其生活环境的恶性循环有关。现在的中国当代艺术圈刚刚告别了穷困的江湖状态但又未能与高端的国际化艺术操作制度相持接轨,颇具讽刺意味。

  我们的当代艺术家们应该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性,长期闭关自守与世隔绝让我们变得要么妄自菲薄,要么夜郎自大,因此形成了一种很强烈的自卑感或自我优越感。改革开放以来,西学东渐的这种交流方式与世界接轨,让我们年轻艺术家纷纷模仿西方先锋艺术进行创作。虽然在其他领域都发生过,但对于注重原创的当代艺术来说,这是不可回避的致命硬伤。遗憾的是,有些正当年的当代艺术家一旦从穷画家变成了富翁后,没有寄时代给予的机遇跨入更高的艺术追求境界,而是马上显露出自己的浅薄和轻狂以及对艺术生命的背离,流水线复制作品,雇佣枪手代笔,参与艺术市场的欺骗性炒作等等。这种对艺术不负责,对藏家不负责的态度,就是导致中国当代艺术及市场危机的根本原因之一,而并非仅仅是由于外国资本撤离才感到天塌下来了。我们应该看到艺术市场的真正繁荣,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某一个人或某一个机构身上,依靠的还是独立的中国文化精神与文化立场,我们民族自身的独立艺术价值评判体系,(这个体系是一种与之世界评判体系相平衡的互衬关系,不依附于任何一种话语权所左右的具有独立意识的民族思想)依靠的是扎根于本民族文化的购买力及支持力量,根本上还得依靠自身的消费群体这才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唯一出路。

  人们的思维应该从对尤伦斯是否撤离以及当代艺术及市场行情涨跌的争论中跳出来,思考如何推动中国艺术走向未来这才是我们面临的首要问题。无论尤伦斯撤还是不撤,都感谢他带给我们的经验和教训。中国艺术的未来,更应该由中国人自己去开拓。

  中国艺术及市场在转型的过程中,我们可能需要更多的艺术资本来拓展我们的文化立场,巩固并丰富我们的价值标准,并按市场规则取得更多的利益,只有这种共赢共生的艺术及市场生态,才会在世界范围内弘扬中国文化精神,扩大文化效益,中国文化在融合与融入过程中实现新的复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首先应该是文化的复兴,这样才能创造出让世界敬重的灿烂文化。到那时,就会有更多的‘尤伦斯’会以更加深情、更加有激情、更加尊重地回归到我们民族文艺的复兴大潮中来。

  尤伦斯,这个满头白发的和蔼老头,“我爱你们,我爱中国艺术”言犹在耳,如今却像极了曲终人散的挽歌。我们夹杂着褒奖甚或一些莫名的心态,带着一种‘敬意’,有感于尤伦斯进驻中国毕竟也还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就像以前我们欢迎尤伦斯的到来,如同今天我们也欢送尤伦斯的离开。因为,他让我们学到了更多的东西,也给了我们更多的思考。我们还是以中国人的态度充满深情地对他拱手作别:

  走好,盖伊·尤伦斯男爵。

   赞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