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家周慧珺:海派的气场依然存在

admin    

来源:东方早报

  作为有着较大影响的书法家,周慧珺先生从艺60周年书法展前不久在上海举行,相关书法研讨会也同时举行,以下为研讨会部分摘要。

  林岫(中国书协顾问):

  周慧珺过去一路走过来,这个60年很清楚,宣示了艺术创作的常态地规律,另外也展现了一个女书家如何在60年当中顽强的执着守卫这一篇书法艺术阵地,而且这个过程还将延续。

  这次展览中周慧珺1986年写的以及比较早的一些作品,我们都看得很清楚,她就是这样步履艰难,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去年的作品和今年的作品, 应该说有一些意义,对一个老人来讲能够创作出这样的作品真是不让须眉的大气。我们固然都是一些女书家,但是我觉得周慧珺比我们更加坚强得多,周慧珺的成功 可以分析出很多意义,但是我觉得有几点是必须要提到的,第一个她个人的努力就不在这个地方讲了,第二点就是气场,海派的气场至今依然存在,海派百年以来的 不光是书画家这一个非常可贵的气场,这个气场对周慧珺通过她的那些老师,她在战胜了自己生理上一些疾病的同时,依然顽强地酷爱书法,她的爱是非常深沉的, 是用心血浇铸的。

  张改琴(中国书协顾问):

  我和周慧珺先生,要说从年龄比的话,实际上差不了多少,她比我大了9岁,但是从书法的起步来说,说点真话,确确实实是老师辈的。我所在的西部偏 僻一点,在学习的平台和开发总是迟一点,我自己记得1980年代我还不是很明白书法是什么的时候,虽然我也是写字写得很早,6岁就开始写,但对书法确实不 明白是什么的时候,就碰上了咱们周慧珺先生的行书《鲁迅诗歌行书字帖》发行,我一次就买了两本,当时都喜欢,后来都丢了,当时对周慧珺先生的那种崇拜敬 仰,只能是说我们听见周慧珺先生是上海人,只能知道这么一点,第二次比较有一些深刻认识的,是在1985年河南办的国际书法展上,也是第一次看见了周慧珺 先生的书法作品,我和林老师一起看的时候看见了她1986年一幅作品,就是写的很纯的楷书,当年展示就挂的那一幅作品,我们那个时候就坐在展示下边盯着作 品这么看,知道这是书法,就那个时候我们可以说开始启蒙,当时就是周慧珺的这种引领,对我特别深刻,第三次见周慧珺先生的时候,是我们第四届书代会,周慧 珺先生参会了,当时第一次直面周慧珺先生,那一种敬佩那一种敬仰的心情,确实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热乎乎的感觉,特别是周先生没有架子,确实是给我们留下了 很美好的印象。

  戴小京(上海书协副主席):

  周慧珺她所处的时代背景及其意义肯定有她这个时代的一些特定的东西,以及维系这个时代前后发生一系列书法的事件、文化的事件乃至我们这个社会的 政治事件,她身上发生最重要的一个就是1976年的鲁迅诗帖,是整个文化荒芜时代背景下的一个作品,这对经过“文化大革命”洗礼过滤掉的传统记忆的人们而 言,这是特定的历史背景下的一份纪念,从那个时代走过的人才能感受到它的珍贵性。文化荒芜时代的那种精神产品,这种感人力量和特殊的给人的这种记忆和震 撼,今天可能是再多的文化产品,我们今天非常丰盛的面临的这些东西,无法替代的。

  周慧珺选择米芾是在那个特定的独到眼光的个人选择,后面入主青年宫实现了双重飞跃,她的身上就是她对书法的追求一直进行着调整。我们的古人、先 人穷尽一生,但是走的是原始跋涉的道路,现在半道介入不是不可以,现在生活节奏太快,我们直接临摹一些现成的作品可能效果在展厅里单独看也还可以,但是一 旦在这种比照下,缺乏原来的天然的东西,所以说周慧珺是从原始跋涉的大山里进入的,周慧珺自己在文学艺术奖颁奖礼上就讲中国书法传统是一座大山,任何人穷 尽一生、也不可以完成全部,但是每个人的脚步不一样,每个人的获取感受也可能是不一样的,不相信这种变脸式的创新,她还是希望自己经过努力的跋涉,今天比 昨天好一点,明天再比今天好一点,平时我对周慧珺比较熟悉,我知道她平时不太涉足理论,但是她的认识正好道出了我们中国古代文化传统中日日新的精神,就是 在她的讲话中自然而然的最朴素的讲话中道出来了。

  张伟生(上海书协副主席):

  因为我跟周老师是上世纪70年代就认识了,周老师给我的印象,是很朴素,平时没有什么很多的语言,但是书法艺术非常有魅力。她的书法为什么会形 成这种特点呢,跟她的经历还有毅力是有关系的,我们知道周慧珺先生探索跟一般的书法家是不一样的,有着不同的境遇,“文革”也被抄家,她患上严重的类风湿 关节炎,辍学,许多美好的梦想破灭,但是这个困难使她对书法反而更加执著的追求,孜孜不倦使她在事业上一步步的走向崇高。 所以说我们探讨她艰难的人生经历和她这种性格的形成,实际上跟她追求的书风也是很有关系的,我们说书如其人就是这样的一种关系。

   赞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