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进玉:丑态江湖几时休

admin    

来源:新浪收藏

  当今,大众对诸如以“江湖”“山寨”“非法”“民间”等形式出现的团体和艺术颇有看法,且多含批评。现实中的确存在很多所谓的“江湖画院”“山寨机构”等伪艺术团体,进行着招摇撞骗、敛财欺诈、唯利是图的丑陋行为,影响极坏。但实事求是地 讲,也并非全都如此,社会中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以半官方或纯民间形式存在的画院、团体和相关组织机构在默默地从事着纯粹的艺术活动,在坚守着他们的那块艺术 净土。

  所以我们首先要厘清究竟什么是“江湖”“山寨”,什么是“非法”和“民间”。是不是所谓 官办的、体制内的、在政府有关部门登记注册了的画院、团体和机构就不“江湖”、不“山寨”、不“民间”,就一定合法;而所谓民办的、体制外的、未在政府有 关部门登记注册了的就一定“江湖”、一定“山寨”、一定“民间”,甚至一定非法?显然这种说法是欠妥和有失公允的。不能简单以是否官办或者民办、体制内或 者体制外、登记注册或者未登记注册此类标准来笼统地划分和界定是否为“江湖”“山寨”或者“非法”。官办的同样有江湖气,体制内的同样有山寨版,登记注册 了的也同样会出现违规甚至违法行为。现实中这样的案例不乏少数。笔者认为,在政府监管和治理过程中,不仅要曝光和整顿那些真正非法的伪艺术江湖山寨团体, 还要对披着官方外衣搞权力寻租、违法违纪的所谓“合法”团体一齐进行整治,同样十分紧要。

  也许有人会说,即便是这样也比那些江湖杂耍、民间伪艺术的行为要好得多,至少单从艺术本 身层面上讲要比他们专业和正统。其实这也是本文所要重点指出和强调的,判断是否为“江湖画院”,特别是“江湖画家”,须更多的从艺术本体出发,而不是以体 制、级别、职位、权力,以及其他与艺术本身无关的方面来作为衡量和裁判的主要标准,应还艺术以纯粹,让艺术、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回归其本体。

  凡事都不能一刀切,更不能一棍子打死,对待艺术上的事情更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举凡熟 悉美术史的人都知道,民间美术团体自古有之,而且对整个美术发展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可以说和一些美术专业院校、官办机构不相上下,甚至在某些方面,是 专业院校和官办机构所不能比拟的。如在北京,“五四”前出现的北大画法研究会,连同后来的中国画学研究会、湖社画会,影响着当时的整个绘画界。在杭州,西 泠印社的成立,使民间团体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左右着当时中国的印坛、书坛,甚至画坛。在上海,比较进步的美术团体有“一八艺社”,以及代表当时上海美 术水平的“决澜社”,代表性画家有庞薰琹、倪贻德等。在广东,最著名的要数春睡画院,素有广东画坛的“黄埔军校”之称,培养了不少岭南画派的代表人物,像 关山月、黎雄才等都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由此可见,民间美术团体在推动文化艺术建设和发展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和意义。那 么,为什么如今的民间团体力量却相对薄弱了呢,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其根本原因就在于现行体制下的美术教育,以及市场化下的团体转型出现了问题。由于 相关权力部门对艺术的过多干预,使得美术教育缺失了相对自由宽松的发展与普及环境,大众审美参差不齐,出现了严重的悬殊和偏差现象,美盲问题依然普遍存 在,这就给了一些伪艺术和伪艺术团体存在与发展的可乘之机。而在市场浪潮冲击下,整体浮躁化、急功近利的今天,艺术团体,尤其是民间团体也没有充分做好自 身清晰的定位和转型,很容易被不法商家和资本利益所操控,往往打着发展文化与艺术的幌子圈地圈钱等,再加上有关文艺与市场方面的法律法规不够健全,监管和 执法力度不够深入,从而使得乱象丛生。

  但作为一个真正纯粹的、学术的艺术机构和艺术家来讲,不管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不管是 身在官办的单位,还是属于民间的团体,我们需要做的绝不是平台和身份间无休止的相互揭短、指责,而是更多应在艺术本体上进行切磋、交流,并努力使自己真正 找回和具备当前文艺界所极为欠缺的那份文化良知、艺术自觉与社会担当。唯有如此,才有可能从根本上远离和杜绝那个你我心知肚明,且随时都有可能陷入与堕落 的丑态“江湖”。(注:本文作者王进玉,青年学者、艺术评论人)

   赞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