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田石市场“腹背受敌”求解

admin    

来源:南方日报

青田石蓝星摆件

  在温润洁净的青色冻地上,散布着一大片星光灿烂的蓝色斑点,迷幻而纯粹。这种典雅妩媚、美艳不可方物的色彩跳跃,让记者瞬间感到视觉凝固。在青田系十大类108个细分品种中,封门青、封门蓝、兰花青、龙蛋、灯光冻和竹叶青自古以来都是收藏者眼中的上品,就好比寿山石里的田黄、昌化和巴林石里的鸡血一样,是文人墨客和皇家贵族梦寐以求的文房珍品。

  不过,随着国内艺术品投资的不断升温,仅仅把这些“天姿国色”的石头加成工传统文房用的印章,显然已经无法满足大众收藏者的需求。此外,寿山、昌化、巴林等传统三大印石和老挝石等冲击市场,翡翠、和田玉、黄龙玉等玉雕来势汹汹,青田石要走出“腹背受敌”的市场格局,面临的挑战不小。

  历史:中国最老的印章用石

  把上善坊说成是青田石的一片“小王国”可能有些过分,但是,说唐旭光是一位专业的青田石收藏家,一点都不为过。他拥有市场所能看到或不能看到的青田石所有名贵品种。

  这些标本集合起来,可以在东莞办一个专业的青田石小博物馆。不过,“对一名专业收藏家来说,只是数量多并不值得炫耀,”他直言,必须根据自己掌握的知识和渠道,尽可能去抓住那些还没有进入多次流通环节的精品,才能站上价值的塔尖。

  青田石产于我国浙江省南部的青田县,与福建寿山石、浙江昌化鸡血石、内蒙古巴林石并称为我国四大名石。

  唐旭光观察和上手这种石头,迄今已有十余年。根据在开采时石性、色泽、透明度等不同,青田石被业界细分为十大类108个品种,每个品种的青田石不仅色泽、质地和纹理千差万别,而且产地分布范围也非常广,有季山、领头、山口、周村、山炮等不同产地。青田石色彩丰富绚丽,几乎囊括了自然界所有岩石的色彩。

  文史记载,青田石的历史可以上溯到1700多年前,在浙江博物馆藏有六朝时墓葬用的青田石雕小猪四只,在浙江新昌十九号南齐墓中,也出土了永明元年的青田石雕小猪两只。到了明代,许多青田冻石块料直接运销南京等地,被文人墨客作篆刻印材。篆刻艺术家彭汉蒙告诉记者,青田石质分子结构均匀细密,尽管硬度不高,但雕镂后形成的线条,可细微至发丝且不易断裂,所以青田印比较耐用。此外,哪怕是在上面创作最复杂的传统篆刻印章,走起刀来也利落顺畅,创作者可以随意表达自己的艺术构想。近现代的国画大师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等人,均对青田石青眼有加。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青田石古称“图书石”,主要矿物成分为叶蜡石,与广东最近才开始走红的丰顺石可以视为“家族兄弟”,与寿山石、巴林石、老挝石等其它印章石含有相同成分。据广东省观赏石协会专职秘书长胡红拴介绍,青田石的成矿时期为距今1.4亿年前的晚侏罗纪至白垩纪,其矿床属火山气液改造叶腊石矿床。除主要矿物成分叶蜡石外,青田石还含有石英、绢云母、硅线石、绿帘石和一水硬铝石等,储量和色彩较为丰富,普品的市场价格不高,适合大众化消费。

  业内:色彩丰富 市场却崇尚清新淡雅

  业界一般认为,青田石最主要的特点就是色彩丰富。在上善坊,南方日报记者看到的青田石色彩丰富性不亚于广东的画面石——乳源彩石。

  “同一块青田石,可以见到多达十几种颜色。”唐旭光指着柜台上一座30多厘米高的雕件一脸自豪地告诉记者。

  经过一千多年的开采利用,青田系在今天的玉石和印章石市场上,虽然已经由专家们细分出一百多个有独立命名的品种。然而,对于像唐旭光这样的“票友”来说,能够称得上“上品”而可以实现增值保值的仍然只是少部分。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青田石市场上,一般认为“三青”最高档:一是封门青,因产地封门山而得名,色青而泛黄,纯净如黄蜡,清淡如嫩叶,更有青翠如碧玉者。由于封门青的矿脉细,储藏环境艰险,数量稀少;二是灯光冻,油灯照射下呈透明状,又称灯明石,其灿若灯辉,莹洁如玉,光泽微黄;三是竹叶青,如竹叶青青,通灵明净,气质雅逸,极具温润凝脂感。产自封门的,也称兰花青,石性带韧,产自周村的石性稍脆。这三“青”,与田黄、鸡血并称为印石三宝,而被市场奉为塔类式的藏品。

  青田石除灯光冻、封门青、竹叶青外,还有黄金耀、金玉冻、白果青田、红青田(美人红)、紫檀、蓝花钉、封门三彩(三色)、水藻花、煨冰纹、皮蛋冻、酱油冻等在市场名气非常大。总之,市场看重的青田石美学特征仍然是清新淡雅为贵。

  前文所提到的青田蓝星,指在青或黄的石料上显示蓝色星点,上品蔚蓝纯美,市场上十分罕见,价位也不断攀升。早在几年前,荣宝斋就拍出过一件高30cm的青田蓝星山子摆件,以220万起拍,最终以260万的价格落槌。

  值得一提的是,当前受到市场追捧的龙蛋石,也是青田石的一种。其俗称“岩卵”,独块蛋形石料小如蛋、大如瓜。部分精品,记者肉眼看上去就像是水果市场上经常卖的无核青葡萄。唐旭光说,由于龙蛋石产地开挖水库,目前流通到市场上的数量稀少,使之也跻身为青田系里边的名贵石种。

  未来:以更高艺术含量作品应对竞争

  根据史载,青田石是中国文人认识最早的印章石,宋代时已被大量开采,但真正作为综合材料被广泛利用是在近代。由于开采量不断提高,上世纪50年代,青石不仅用于工艺,还用于工业生产。

  作为一个地方产业,青田石仅仅用于做印章是远远不够,还必须有更广泛的用途。“在艺术上,必须开发具有更广泛受众的各类雕刻工艺品。”胡红拴对记者说,实际上,青田石雕技艺的发展历史,几乎与青田石的开发同步,迄今也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并逐渐形成极富地域特色的石雕文化。

  据当地业界人士称,从清代中叶起,石雕从实用品扩展到观赏品,到了民国时期,青田石雕业盛极一时,在温州、普陀、上海、南京等地均设有石雕工场和商店,并且远销海外。新世纪以来,青田石雕进入发展快车道。早在两年前,青田县公开的石雕产业总值便达32亿元,青田石雕行业,当时被认为正迈入从业人员最多、产业规模最大、产销量最高、精品最丰富的黄金时期。

  不过,伴随着近两年国内艺术品行业的大调整,青田石的市场无疑也受到需求萎缩的影响。玉雕领域的市场竞争本来就非常激烈,除了翡翠和中国传统的四大名玉(新疆和田玉、辽宁岫玉、陕西蓝田玉和南阳独山玉)在市场掌握较大话语权外,像黄龙玉、金丝玉、台山玉、玉髓等新兴玉种,也凭借各自优势在抢夺细分市场,即使是在印章石市场上,老挝石、丰顺石、广绿玉等一批新的“搅局者”,凭借量大质优的优势,也显得来势汹汹。

  “作为传统四大名石之一的青田石,绝不可能靠吃老本来维持产业,而应该创作出更具有文化含量和艺术含量的作品来赢得市场。”唐旭光表示。

  对话

  东莞奇石研究会副会长、上善坊馆主唐旭光:身经百战才能练就金睛火眼

  收藏家唐旭光是土生土长的石龙人,现为东莞奇石研究副会长、石奇石研究会会长、上善坊主人,同时是一家包装设计公司的老板,公司生意红火自不用说,这也是他近十多年来能够在收藏行业做得风生水起的一个重要基础。不过,在唐旭光看来,收藏绝不是只靠有钱这么简单,还要有广博的见识,只有在市场长期摸爬滚打,积累经验,才能练就一双金睛火眼。否则,在这个复杂的市场上,口袋里装有再多的钞票也可能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南方日报:在上善坊里边,可以看到大量的寿山石、青田石、巴林石和昌化石雕刻藏品。为何您对中国传统的四大名石情有独钟?

  唐旭光:这跟我本人热爱中国传统文化有关。我虽然受到的学院教育不多,但是,在后天的学习中从未停止过从中国传统美学中汲取营养,除了赏石以外,我对中国书画、陶瓷都有特别爱好。这些都是一脉相承的。对印石的收藏比较专,一是因为钻研的时间长、经验丰富,我第一次买收藏品就是2方青田印石,至今已经有30年,现在还保管着;二是看好这一块市场的价值前景。

  南方日报:听说您带着收藏多年的乾隆广彩大碗还走进过节目。后来,您还邀请专家在上善坊免费为藏友鉴别。

  唐旭光:对。但是,我自己组织的鉴宝活动很快就受到外界舆论压力停止了。不少市民收藏多年的“宝贝”经专家鉴定竟是假货,或是价值不高,心理就不平衡,甚至对活动的组织者不信任。这让我很尴尬。人不应该怕失败,要懂得从中吸取经验教训,要虚心向有经验的人请教学习才能练成一双能辨真伪的“火眼金睛”。我自己以前就交过很多学费,不希望看见有人花光毕生积蓄,收来的却是假的或是价值不高的收藏品,依然当局者迷,沉醉其中。

  南方日报:新闻上说,青田当地成立电商协会来推动青田石产业的销售发展,您看好这种发展方式吗?

  唐旭光:虽然我们从事的是最传统的文化产业,但是对当前来自互联网经济的冲击也不可忽视。我自己现在也开始利用网络社交媒体买东西。前提是与店家建立了比较好的关系。因而,“互联网+青田石”有没有前景,就是看这个产业上游的参与者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下游的买家。诚信是互联网经济的生命。如果在网上能够买到货真价实的东西,为什么我们还要花费巨额的成本到原产地去呢?

   赞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