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履游踪·张彦山水画展暨捐赠作品展

admin    

来源:广州美院

        墨履游踪——张彦山水画展暨捐赠作品展

        展览时间:2016年3月15日—3月22日

        开幕时间:2016年3月15日下午3:00

        开幕地点:广州市海珠区昌岗东路257号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一楼大厅

        展览地点:广州市海珠区昌岗东路257号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1号、2号、2A、3号展厅

        主办:中国美术家协会艺术委员会、广州美术学院、广东省美术家协会

        协办: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当代岭南艺术研究院

        承办: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

        张彦

        1962年出生于洛阳。

        1986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1991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史论研究生课程班;

        200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材料工作室研究生班。

        现为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画学会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艺术顾问,广东省高校艺术委员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名家点评

        张彦在学习借鉴李可染、傅抱石、关山月、黎雄才、林丰俗写生经验的基础上,通过写生实践,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路径。其作品的基本体制,似可用“介于山水、风景之间”来概括。它们的主要特点,一是捕捉新鲜的感性特征,适当保持写生的速写性因素(或曰“草图性特征”),以表现景物的生动性和自己的“在场感”;二是写生归来后的作品整理,主要以墨色强化光感和整体意象,把写生的细节性与丰富性单纯化(从中可见出李可染、傅抱石的影响);三是跳出以笔墨为中心的山水画结构,转向以形为中心的笔墨构成;四是将直线(建筑等)与曲线(树石等)、光影与墨彩组合为作品的写意形态。诚然,这些只是粗略概括,期待后来者的具体解读。

——郎绍君

        张彦的写生山水画,不管画高山大川,寻常农家,巍巍太行,还是岭南风光,画中的大自然,一律质有而趣灵,把握了对象千变万化的感性形态,尤其重视感性形态背后的内在张力。既有景观的具体性丰富性,又似乎隐约着一种灵动的气韵,一种生生不息的精神。显然,大自然在他的笔下,不仅是可视的美景,而且是有灵魂有生命的广大存在。他的精神没有被物象的形式拘禁,也没有超拔于山川林木之外,他是怀着真诚拥抱大自然的情怀,在与自然对话,因此能在平凡而习见的景物中开掘自然天成的美,表现“天人合一”的平静与深邃精神境界。

——薛永年

        张彦如何看待写生与创作的关系呢?他曾经谈起,读大学时他就梦想着像印象派画家莫奈那样拥有一条自己的游艇,于三江五湖之间游方写生。他甚至不相信山水画写生就不能像印象派的写生绘画那样,具有完整、独立的审美品质,以至于我们平常艺术语汇中内涵相对分别的“写生”与“创作”,似乎是他一直都无法界定清楚的一对概念。于此我们似乎有理由这样讲:如果说在许多人的概念中创作是在写生基础上对自然的妙裁别构,那么对张彦而言,创作则是写生过程中对自然之美的更为直接的发现。多年以来,正是这样一种理念,才导致着这个执着的人一直坚持着将写生直接作为创作的实验。

——李清泉

        20世纪90年代之后,强调笔墨,强调恢复传统,这是非常重要的,补充了20世纪中国画的不足,补充了李可染先生那个阶段山水画的不足。恢复传统、强调笔墨很重要,但是又形成了新的模式,就是强调笔墨技巧,所以当前中国的山水画形成了弊端。千万不要以为写生就是对景描摹,对景写生是训练艺术家的眼、手、心结合的能力,写生是检验传统、掌握传统功力的一个很重要的方法。我认为师造化比师古人更重要,师古人是一个基础。在造化的基础上体会古人的技巧,山水画就会达到新的发展,所以我看到张彦的山水画展非常高兴,相信他有了这个基础,新的高度一定为期不远。

——邵大箴

        张彦爱到乡下山区写生,既本乎刻苦求知之心,另一点可能更重要的是,耽于山林之乐是他天性的选择。在他再现自然的模式中,我们不难看到,他所反复强调的“返朴归真”是充满情调的田园牧歌。与其说这种“诗意”的价值形态植根于当代山区生活的现实关注,倒不如说植根于一个气质上更接近传统的青年艺术家的“中古”情怀。而在我看来,恰恰正是在后者这里,张彦独特的心境赋予他笔下的风景以独特的魅力,他的写生最终“写”的还是他自己。

——李伟铭

        我特别强调张彦在画建筑物采用的很多方法,张彦对中国水墨的运用,表现在他的建筑方面,因为我们画中国的传统山水画有一些现成的技法。张彦画街道,这是西欧的做法,这是很费劲的事情,因为如果把街道画得像西画,用中国画的语言就无法表达。他现在做得相当不容易,把建筑这种非常规范、非常完整的对象的结构表达得非常准确,但又不能画得像建筑示意图一样,这个难度很大,张彦尽量用比较松动的、随意的笔墨画建筑,这个探索非常有意义。

——梁 江

        张彦是在学院的教育基础之上走过来的,学院教育实际上是一个很完整的系统教育,但是要回到中国画的表现中去,这里面还有一个需要探索的过程,写生是其中寻找的一种方式。这样一种方式是在扩展自己的表现领域,扩展自己观照自然和观照社会的一个能力。比如说他在2003年前后在欧洲呆了一段时间,就是用中国画的表现方法来画洋景。这样的画洋景和我们在中国画里面常常表现的茅屋、栅栏这样的农家趣味是不一样的,因此他怎样提炼看起来还是中国画的表现方法,实际上他面临的是新的方向,这个方向在我们写生过程中是没有的,是突破古人用现代的眼光看另外形态的东西。他通过这样的尝试在寻找一个更广阔的中国画的表现领域,这个非常值得推荐,应该肯定。尽管他在表现的过程中还有一些没有说尽的话,我相信他会在今后创作的过程中有更好的表现。

——罗世平

   赞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