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归市图》:在人物画中找寻现实意义

chinaadmin    

“板桥画竹悲鸿马,白石画虾可染牛。”每一位绘画名家都有被世人所耳熟能详的绘画风格和语言符号。徐悲鸿作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写实画家,以画奔马闻名,其笔下的奔马形象早已家喻户晓,成为徐悲鸿的艺术专利和象征,为世人赏誉和追摹。而人物画则是徐悲鸿艺术创作中最具代表性的组成部分。无论是油画《田横五百士》、《徯我后》,还是国画《愚公移山》、《九方皋》、《伯乐相马》等奠定徐悲鸿美术史巨擎地位的作品均是人物画题材。

作为近代写实人物画的开拓者,徐悲鸿写实水墨人物画的创作和改良主张,在中国人物画实现现代转型的历史变革中,具有典型代表意义,甚至形成了一套相当成熟的规范人物画创作和教学的写实绘画体系,影响深远。徐悲鸿现实主义人物画的创变,是一个反复钻研,艰苦探索,勇敢尝试的过程,既反映了时代审美转换的整体趋势,也体现了徐悲鸿个人的艺术倾向和艺术风格。《归市图》虽然尺幅不大,亦足以引发我们思考徐悲鸿当年努力尝试中西融合改良中国画的更为真实的历史。

1

徐悲鸿 归市图

纸本立轴

85×45cm

RMB:1,000,000-1,800,000 

新中国成立前,徐悲鸿直接表现现实题材的绘画作品则较为少见。仅有《蔡公时被难图》、《南京一多》、《船夫》、《洗衣妇》、《贫妇》、《巴人汲水》等少量作品。国画《南京一多》创作于1930年,画一老者赶着驮石子的驴子,画题“驴命生成总习奔,欣然驮着瘦书生。而今列籍劳工队,石子两筐没重轻。庚午晚秋悲鸿戏笔。”

2

《南京一多》图刊于《良友》杂志1931年第57期

《归市图》则无年款,画两个侧面行进的小脚老妇人,一个提壶,一个挎着装着鸭子的篮子,牵着狗赶集归来,题跋:“袅娜聘婷上市归,悲鸿写元人句。”从绘画和题款风格看,作品应该与《南京一多》的创作时间相近。

3

《归市图》局部

画中妇人的衣纹、面部轮廓以及篮子中探出脑袋的鸭子和随行之犬的轮廓均用线条勾出,再参以西画的画法丰富中国画的表现能力,对人物面部和手臂等肌肤部分稍加皴染,营造出画面的光影效果,使描绘对象更具质感和立体感,是对传统中国画的很大创新。妇人面部用笔特点更为突出,衣纹和动物则用墨更为彰显,一张一弛,主次分明,且更为传神。随意的线条运用和质朴的赋色让作品具有小品式的轻松和随意感,是一件有感于街头见闻的即兴人物画作品,几乎看不出揭示现实问题的倾向。我们从作品人物身上看到的更多是一种袅娜聘婷的诗意的美感,而不是美感背后的现实生活本身。

   赞
(1)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