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片:黑老虎能否成为大黑马

admin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在艺术品拍卖“亿元时代”的今天,如果在书画、瓷器等大门类中出现一件千万元成交的拍品,或许不太能引起市场的关注,但在今年6月13日举行的 广东崇正2016春拍中,一件《汉莱子侯刻石》的2000多万成交价却引起了业内关注。这件拓本从200万元起拍,最终拍至2070万元,超最低估价10 倍成交,成为拍卖史上“最贵拓片”。在收藏市场上,拓片一直被称为“黑老虎”,千万成交的出现,能否使其成为拍场“大黑马”呢?

  千万元俱乐部新成员

  “过去几年,拓片的价值一直被低估。”上海市收藏鉴赏家协会副会长、朵云轩金石鉴定家袁慧敏认为。

  莱子侯刻石是国家一级文物,被郭沫若称为“从篆到隶过渡的里程碑”,在中国书法史上有极高的地位。而此次上拍的拓本是汉莱子侯刻石的最初拓本,最终拍出千万稿件,虽然有点出乎市场意料,但也是在情理之中。

  对此,西泠印社副社长、上海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篆刻委员会主任童衍方表示:“拓片在近年来的火爆应该是价值的正常回归,在民国的收藏界,甚至有 一张拓片换一座四合院的故事。”晚清民国时,许多有学术修养和地位的人都会把玩拓片,最近几年随着金石文化的兴起,拓片文化也随之被挖掘出来。

  “许多拓片上有金石大家的题跋和盖章,把玩它的乐趣就在此。题跋上有金石大家对古器物的研究考证,而且有时会有名人递相传阅,留下不同的题跋,从中可看出流传有序,以及古人的鉴藏风尚,收藏拓片就是收藏历史文化。”童衍方说。

  知名学者白谦慎认为,“谈论艺术品的价格,有许多影响因素,这些因素和影响与今天的艺术品价格的影响因素有很大的相似性,例如递藏史,即谁是收藏者,这是很重要的。同时,是否有著录出版,是否有题跋等都是重要因素,稀有性和艺术质量也是决定价格高低的要素。”

  拓片拍场屡有佳绩

  最近的春拍中,今年北京匡时拍卖一件毛公鼎拓,其成交价为322万元。中国古代在印刷术发明之前,重要文字典籍的厘定传播往往靠的是“镂之金 石”,然而这种传播毕竟是小众的,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希望看到这些重要的典籍,于是传拓技艺便应运而生。传拓技艺在唐代便已十分成熟,及至宋代 金石学的兴起,对传拓技艺的发展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拓本无论是在纸墨等材料的使用上,抑或是在拓工技艺的运用上,都极为讲究。

  近年来,拓片市场与书画市场此消彼长,许多过去只钟情于书画的人开始玩拓片了,向来曲高和寡的拓片收藏也开始火了,不少拓片价格由之前的几十 元、几百元一帧,变为近年上千元、上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一帧。尤其是部分石碑被各级博物院馆封存后,碑帖拓片的价格飞涨。据统计,近十年来碑帖拓片的市场 价格翻了近40倍。

  “拓片在拍卖市场上的火爆是一种水到渠成的事情,特别是随着藏家视野的拓展,更加会注重藏品的内涵价值,拓片因其再传承过程中经过名家题跋而显得格外与众不同,即使同一件拓片,也可能因为不同名家的题跋而产生不同的价值。”上海工美拍卖总经理廉亮表示。

  “黑老虎”能否成为“大黑马”

  在民国的收藏界,拓片又被称为“黑老虎”,这主要是因为拓片造假古已有之,据记载,碑拓收藏曾在清末掀起热潮,哄抬的价格令造假行为层出不穷。 据传,上世纪初琉璃厂一古董商将《张猛龙碑》伪装成明拓本,著名书法家、收藏大家张伯英花三五百大洋购进,最后却被鉴定为赝品。连收藏大家都会上当,可见 拓片鉴定的难度之高。

  在西泠印社理事唐存在看来,从古至今,拓片一直有人拓,有些如毛公鼎、散氏盘等珍贵青铜器放在博物馆中,普通人难以拓到。不过,对新发现的古器 物,也有藏家进行“全形拓”,并进行题跋,以期变成后世的古玩,因而对于藏家来说,不仅要关注拓片的年代,更要关注其所蕴含的人文附加,让题跋拓本成为收 藏的善本。

  从今年已经举行的春季拍卖会来看,除《汉莱子侯刻石》最初拓本之外,在北京匡时的春拍中,旧拓北魏、北齐、唐诸代石刻造像册页(三十八开),以 无底价起拍,成交价达到了143.75万元。而在中国嘉德春拍中,清晚期陈介祺墨拓本汉君车画像,估价10万至20万元,成交价为82.8万元。

  在即将举行的西泠印社春拍中,拍卖行将特别推出金石碑帖专场拍卖,其中吴大澂考藏古器物拓本四屏,是吴大澂考释自藏古玉、泉币、瓦当、兵器、佛造像十七种,拓制极精,每种旁附吴氏亲笔考证并钤印,于其形制、铭文、断代、来源考述颇详。

  童衍方对记者说:“金石家的作品历来都是最具有文人气息的,而且它的文化含量非常丰富,收藏把玩都是高档货色,以前普通人畏其门槛精深,不敢轻易触碰。”眼下市场上拓本的价值逆势上涨,可见这块领域有着持久的魅力。

   赞
(0)
0%